逃离与梦境(Ⅱ) 提拉与米苏

09.01.2009 Trackback:0本文:2
米苏做了一个梦,自己是一块淡黄色的软糖,遇到一块形状奇怪的淡绿色软糖,绿软糖颠簸的跳过来黏住自己说,米苏我带你走好不好,你不答应也不行,因为我已经黏住你了,米苏低头看,身上有一块已经和绿软糖的融合变成好看的橄榄绿,米苏说,好的我去准备点心。
然后梦里有回声,米苏,我带你走好不好。
再睁开眼睛就看到了提拉。

米苏觉得自己快的要飞起来,但提拉的右手拉着自己的左手,所以并不害怕。

提拉说,我们私奔吧米苏。
米苏说,为什么要私奔呢。
因为我对自己发了誓。提拉这么说。
米苏便没有再问。

提拉边跑边回头看了一眼米苏,米苏便大大的咧开嘴巴朝她笑,提拉离着2个手臂的距离,看不见米苏干涸的嘴唇。
听说这样跑到底能看到海啊米苏!
提拉的声音不知是体力不支还是兴奋的缘故有点颤抖。
真的吗,我忘记带纸笔了呀,不然要画一张给婆婆看呢。米苏说。
提拉突然停下来,转身看着米苏。
忘记你的家人吧。
米苏能看到提拉 紧了一下的眉头。
我们的家人,就都只剩一个了不是吗。因为那一个就叫我们永远的被牵绊住,你甘心么米苏。
米苏突然想要哭出来,提拉你胡说!你还有爸爸。
提拉眼神飘渺,这个词还没有撞到脸上的小虫来的真实。
我对自己发了誓。

耳边突然弗过大把的风,细腻干燥不像是海风。提拉拉着米苏的手继续向前跑着,米苏的手腕开始生疼,但很快她就被转移了注意力,因为她看到挺拔的杉树顶端出现越来越多的彩球。
提拉等一下!你看头顶。
彩球越往前越多越颜色丰富,地面的草也越来越整齐像是有人定期修剪,可是这里是树林,出现这样盛装的情景再怎么说也有点奇怪。
提拉你不是说有海的么,米苏似乎有点失望。
嘘,前面有人影。
树干的间隙透出鲜艳的色彩,急促的脚步声快速前进,米苏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穿着中欧的金发少女一头从树里钻出来,头顶粉红的蝴蝶结上插了好几片散落的银杏叶,眉毛因为焦急而皱成一团,浅色的雀斑在红晕的脸上显得十分可爱。

“嘿!你们有看见兔子先生吗?他个子很高黑头发穿绿色和黑色各一半的衣服!我找了他一个晚上!”少女的声音上气不接下气。
然后又突然害羞于自己的唐突。

“不好意思,我叫爱丽丝。”





零散的。提拉与米苏(Ⅰ) 提拉与米苏

08.28.2009 Trackback:0本文:1
提拉总是说,米苏你看这树荫,其实那不是树的影子,是我的。
提拉说,因为我是淡绿色的。

米苏总是说,这块糖我到底该不该吃,吃了我会变成粉红色,可是那太矫情了,我不喜欢粉红色。
米苏说,因为我是米黄色的。

米苏用后院捡来的只剩2片叶子的枯枝编了一个圈,骑着婆婆落满灰尘的横杠自行车跋山涉水来到提拉面前,提拉,你看,这个项链比你还要绿耶。
提拉大声的打着喷嚏,米苏你是色盲嘛,这明明比你黄才是呀。
然后提拉拿过那个圈带在隔壁旺财的脖子上,米苏嘿嘿的笑,提拉你好聪明,这个项链好适合旺财。

提拉的奶奶会做一种又呴又硬的饼,还会哄着提拉吃掉,提拉不耐烦,就和奶奶约定每个礼拜三下午做,然后米苏就会按时过来吃饼。
提拉总会用夸张的表情看着米苏吃掉一块又一块的糖石头饼,然后自己忍不住咬上一口再立马吐掉,这个饼哪有那么好吃呀。
米苏看着提拉笑,你尝不出来嘛,里面有一种特殊的调料哦。

米苏的婆婆每天晚上给米苏扇扇子睡觉,蚊帐像蜘蛛网一样四处搭着,似乎是专门给蚊子歇脚的长电线。
米苏一边闭着眼睛用毛细孔呼吸,一边听着婆婆十多年不变的睡前故事。
我们的家在山里呀,我们的水清又甜呀,我们的房子红砖瓦呀,我们的宝宝爱睡觉呀。
宝宝乖乖等妈妈呀,可是妈妈哪去了呀,妈妈跟着爸爸走了呀,一起一起去天堂住呀。
米苏每次都努力在最后一句说出来之前睡着,然后做一个8分钟的梦,里面有个童话般的结局。

提拉每过两个礼拜就要写一封信给在远远的大城市的爸爸,这是比命题作文还要艰难的作业,纸上比文字多的是提拉的口水,提拉开始对撒娇与请求都变得陌生。
爸爸开过一个很长的车来看自己,车头有带翅膀的小牌子。可彼此的视线在没来及惊喜的时候就被从后面下来的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和一个眼距很开的小男孩打断。
爸爸晦涩的笑,对那个女人低三下四,走前偷偷的塞了纸条和很多钞票给自己。
“给爸爸写信。”
给爸爸写信。
提拉突然间清醒,撕了被口水晕开的纸,眼神飘忽,重新扯来半张匆促地写着。

爸爸,我要和米苏私奔。



题目:Life Is Lovely - 博客分类:日记心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