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散的。提拉与米苏(Ⅰ) 提拉与米苏

08.28.2009 Trackback:0本文:1
提拉总是说,米苏你看这树荫,其实那不是树的影子,是我的。
提拉说,因为我是淡绿色的。

米苏总是说,这块糖我到底该不该吃,吃了我会变成粉红色,可是那太矫情了,我不喜欢粉红色。
米苏说,因为我是米黄色的。

米苏用后院捡来的只剩2片叶子的枯枝编了一个圈,骑着婆婆落满灰尘的横杠自行车跋山涉水来到提拉面前,提拉,你看,这个项链比你还要绿耶。
提拉大声的打着喷嚏,米苏你是色盲嘛,这明明比你黄才是呀。
然后提拉拿过那个圈带在隔壁旺财的脖子上,米苏嘿嘿的笑,提拉你好聪明,这个项链好适合旺财。

提拉的奶奶会做一种又呴又硬的饼,还会哄着提拉吃掉,提拉不耐烦,就和奶奶约定每个礼拜三下午做,然后米苏就会按时过来吃饼。
提拉总会用夸张的表情看着米苏吃掉一块又一块的糖石头饼,然后自己忍不住咬上一口再立马吐掉,这个饼哪有那么好吃呀。
米苏看着提拉笑,你尝不出来嘛,里面有一种特殊的调料哦。

米苏的婆婆每天晚上给米苏扇扇子睡觉,蚊帐像蜘蛛网一样四处搭着,似乎是专门给蚊子歇脚的长电线。
米苏一边闭着眼睛用毛细孔呼吸,一边听着婆婆十多年不变的睡前故事。
我们的家在山里呀,我们的水清又甜呀,我们的房子红砖瓦呀,我们的宝宝爱睡觉呀。
宝宝乖乖等妈妈呀,可是妈妈哪去了呀,妈妈跟着爸爸走了呀,一起一起去天堂住呀。
米苏每次都努力在最后一句说出来之前睡着,然后做一个8分钟的梦,里面有个童话般的结局。

提拉每过两个礼拜就要写一封信给在远远的大城市的爸爸,这是比命题作文还要艰难的作业,纸上比文字多的是提拉的口水,提拉开始对撒娇与请求都变得陌生。
爸爸开过一个很长的车来看自己,车头有带翅膀的小牌子。可彼此的视线在没来及惊喜的时候就被从后面下来的一个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和一个眼距很开的小男孩打断。
爸爸晦涩的笑,对那个女人低三下四,走前偷偷的塞了纸条和很多钞票给自己。
“给爸爸写信。”
给爸爸写信。
提拉突然间清醒,撕了被口水晕开的纸,眼神飘忽,重新扯来半张匆促地写着。

爸爸,我要和米苏私奔。



题目:Life Is Lovely - 博客分类:日记心得

留言

恩恩,很有想象力故事 五颜六色的幻想世界
继续写吧 小叮当~~
  1. 2009/08/31(月) 23:07:28 |
  2. URL |
  3. 重生的小瑞奇 #-
  4. [ 编辑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引用 URL
http://bamboojun.blog126.fc2blog.us/tb.php/10-9bbdbe03
引用此文章(FC2博客用户)
??